2013年度感动省城十大人物评选活动
看电视: 听广播: 声屏之友
怀特珠宝城   伴您靓丽每一天

也说书法的文化意味

作者:陈东来 来源:燕赵名城网 发布时间:2014-10-23 15:10 查看数:

书法作品的好与差根本问题在于他是否有没有文化内涵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文化品位。

书法是一种以汉字为载体、以文化为内质的抒怀写意的造型艺术(或曰线条艺术)。脱离了汉字这个“载体”,缺少了文化这个“内质”,书法便会沦为炫弄笔墨技巧的形式主义艺术。对此,书法界似乎已达成共识。广大书法家都在大力倡导书法的文化意味,,设法提高自身的文化品位,以免把自己降格到“写手”、“书匠”的行列,这是一个可喜的进步。但是,书法究竟怎样才算具有文化意味(或曰:文化品位),却像雾里看花,难识其祥。甚至还有许多似是而非的模糊认识,影响和误导广大书法家的视野和实践。下面试举几端,稍作辨析。

其一,以为抄写优秀古典诗文便使书法蒙上了文化意味,也使书家具有了文化品位。

不错,古典诗文、历史书论确实是灿烂中华的经典,也确实具有较高的文化品味。阅读它们,抄写他们,本身也是一种文化传承,于人而言是教化,于己而言是陶冶。但是作为书法创作,所体现的应该是自身(主体)的学识、修养、志趣、观念、情感,所谓“书如其人”是也。单纯抄录古人诗文,你自身的才学、志趣如何体现呢?倘若你所抄录的诗文与自己的性格、志趣、际遇、心境大相径庭或风马牛不相及(譬如,身居要职的“入世”官员,偏偏大抄“出世”的《般若波罗蜜多心经》,成天琢磨“润格”升级的“商业”书家偏偏大写“淡泊宁静”、“清静无为”之类),那么,这种表示的“书卷气”,只能算是一种矫情的标榜,是借古人学识来装点自家门面的“他文化”,甚至“伪文化”。其实,这正是缺乏文化、没有自信心的表现。书者,抒也,借以“散怀抱”(蔡邑《笔论》),“以抒其沉闷之气”(郑板桥)。机械地抄录他人诗文,何以激起自身的情感共鸣?书法家为什么不能把古典文化的精髓,通过自己的理解、消化、思考化作自己的感悟、见解,并运用自己的语言、自己的笔墨表现出来呢?

能够流传后世的自作诗文,书文合璧,人书相映。如《兰亭序》、《祭侄稿》、《自叙帖》、《寒食帖》、《松风阁诗卷》、《苕溪诗卷》,乃至徐渭、王铎、傅山的感怀忧愤内容的诗轴,郑板桥润笔告示,林散之的山水诗草,毛泽东的雄词草书••••••,这些足以在书史名垂千古的佳作,从内容到形式,总是让人味之不尽。虽然古代书家也有抄录经典诗文(如:《千字文》、《赤壁赋》、《出师表》、《波若波罗密多心经》等)的行为,但那只是一种笔墨习练,或是排遣即兴,借以抒怀,如岳飞抄写诸葛亮的《出师表》,就是一种“借他人之酒杯,浇自己之块垒”的共鸣行为,一直写到最后,“泪下如雨”,“竟不成眠”,“挥涕走笔,不计工拙,稍抒胸中抑郁耳”。因而,岳飞的书法《出师表》能与他发自肺腑的“还我河山”一样感人至深,从而与众多照章抄录、毫无情感牵扯的写手书作区别开来。我们可以说智永、赵孟頫可作为习书范本,但由于不是独具特色的自作诗文,其文化含量相对欠缺,因而比之上述诸家的名篇,其书法意义未免相应失色。
其二,以为书写形式越古老越有文化含量,书写文字越难辨认便越有文化意味。

其实,甲骨文作为先民的记事符号,由于受刻写工具与方式的局限,仅能作横竖两种简单的运动,与成熟形态的文字还有很大差距。将甲骨文作为研究或猎奇的对象也未尝不可,但其文化含量和艺术意味显然是微乎其微的。只要稍具模仿能力,依样画葫芦地写几个甲骨文,画几个篆体字,应该不算什么难事。至于碑版刻石中的墓志铭之类,不过是民间写手的写字记事之作,我们可以从中考察当时的历史文化、风土人情,借鉴其质朴野逸的书写技艺,充实自我的书法营养,但倘若亦步亦趋地临摹仿写,又不做任何书写内容的变更,那么,这种“书法创新”,其实只是一种形式的翻新,书写内容的“与时俱进”更是不可忽视且难以绕过的关键因素所在。

经典“必然是开创性和划时代的”。今天的书法应该以其独有的艺术语言,准确的反映当今时代的变化和主体精神。而这种反映最主要、最明显、最关键也最便捷的应该是书法内容的变更。否则,书写内容如若依然是陈陈相因地抄录古诗文,而仅仅在书法形式上觅古寻奇、翻新花样,那么,书法的“经典”、“大家”的目标恐怕是可望而不可及的。

所以,首先应是从文学做起,用自家笔墨写自作诗文,抒自家感受。欣闻著名书画家范曾在2008年奥运会开幕即赋《沁园春》一首,并用自己独特的范体书就,何等快捷,何等吻合!这才是书法的时代性、抒情性的真实体现。而我们的书法名家的抒怀写意诗文却难觅踪影,这是书坛的幸事还是悲哀?!

其三,把书写形式、书写技巧的探索追求当作书法的文化意味体现,乃至于以为形式越别致、越艺术,便越有文化意味。

书坛许多人士以为,当今书法已经步入远离实用、专注“审美”的尚艺的时代。因此,“写什么”已经无关紧要,而“如何写”才是书法的真谛所在。
前几年中原一个书展上其中一幅,竟然将连中学生耳熟能详的孟浩然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”的名句,移花接木到李白名下。虽然为信笔所至,但其素养与态度可想而知。还有的带几本“书家必备”,即可放胆应付任何书法赛事。还有的在书写格式和书写技巧上大动脑筋,却将胸襟、学识、人格和美学、文学修养诸方面置之脑后,不加重视,乃至出现许多美丑颠倒、美丑混淆的“怪现象”。譬如,抖擞笔锋,故作丑字;肢解结构,离奇造型;肆意夸张,破坏和谐;枯笔缠绕,干涩难辨;杂色拼接,装潢做旧;纵情信笔,不讲字法;残经断碑,克隆照搬••••••

尽管书写形式、书写技艺的改进、改良和改革,是社会科技、经济生活发展变化的产物,也反映了文化的繁荣进步与嬗变更替,但这种表现毕竟比较细微和缓慢,乃至难以察觉。以书体而言,篆隶楷行草,千余年来还难以超越;以书写格式而言,中堂、条幅、横披、斗方、扇面、对联、长卷、册页,至今也仍然一如既往;以笔法而言,中锋、側峰、回峰,顺逆、顿挫、滑涩、疾徐、浓淡、粗细、方圆••••••,至今也未见新的笔法出现和问世。《兰亭序》的“志气和平、不激不励”只能是魏晋时期崇尚“中和”思想的反映,打上了魏晋名士风流的鲜明印记;《祭侄稿》的悲愤激越,也正好与雄强豪迈的盛唐气象相匹配;而徐渭、王铎、傅山等人的“乱头粗服”、凌厉忧愤、连绵飞动,也只有联系到他们孤臣遗老、颠沛跌宕的人生际遇方能获得合理的解释。至于毛泽东的草书,虽然也带有一定的怀素笔意,但那种飞动激越而又自由洒脱的线条,已经与其雄词伟文的独特个性融为一体。这些鲜明的时代印记与差别,正是源于其书写内容的独特个性,是文化意味的直接体现,而与笔墨技巧相距甚远。可见,“笔墨当随时代”中的“笔墨”,主要应该是指书写内容和书写风格,而不是专指书写技巧。倘若让毛泽东也来临写怀素的《自叙帖》。抄录《千字文》和古诗,纵使写的何等逼真,何等高超,其书法意义与其自撰内容的书法恐怕也难以同日而语。

总而言之,书法的文化意味起码要在三个方面有所体现:一是要有个性和原创性,是书家自身文化素养的综合流露和独特表现;二是要有继承性和时代性,既能涵盖、包容历史的优秀传统,又凝聚、充满着鲜明的时代内容和特色;三是要有时代性和针对性,是有感而书、有为而作、有情而写。我们要摒弃那些无病呻吟、无聊应酬、无的放矢、空洞无物的抄写和表演制作,或者故弄玄虚、哗众取宠的商业行为。书家要从自身做起,尽量多写能体现文化意味的自作诗文,逐步把单纯“技艺书法”向文化书法方向推进。

链接:陈东来,字紫气,号龙泉居士,书斋、紫云轩。1951年生于河北省曲阳县,中国书协会员、河北书协会员,现任中国毛泽东书法研究院副院长、中国名人艺术画院终身院士、名誉院长,中国工商联石材业商会雕塑专家,文化部中国文化遗产保护部外联部主任,全国名人书画工作委员会副主席,国家一级美术师,中国著名书法家。


+收藏
分享到:0
岁末大型汽车团购
名城网生活版块全新上线
>> 活动公告
平山红色革命 绿色圣地
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诚聘英才

值班编辑:0311-81586963 技术维护:0311-81586965 运营管理:0311-81586658 电子信箱:sjzntv@sjzrtv.com

冀新网备132007002 冀ICP备13014481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(AVSP):1907177 广电总局批文:广局(2012)65号
《燕赵名城》 版权所有 网站律师:王贞国 电子信箱:wzgls@vip.sina.com

南京厚建软件 LivCMS 内容管理系统http://www.hogesoft.com 授权用户:http://www.2300sjz.com